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正文

王新军回应抗战神剧 秦海璐希望他做个幸福的导演

时间:2019-11-22 19:14 来源:www.tagxzj.com

  最近由王新军指导,热血无赖按键失灵秦海璐监制,王新军,秦海璐,韩立,王文绮领衔主演的大型卫国战争电视剧《河山》在北京卫视火热播出。

  小浪专访秦海璐王新军夫妇,两位首次夫妻档合作感受如何,新人导演王新军将如何评价妻子秦海璐与监制,演员秦海璐,对于颇受争议的“抗战神剧”,他又将如何回应?

  监制秦海璐为什么说和丈夫这次合作是“亏大了”?夫妻档之外,她如何看待与新人导演的合作,荧幕之外,幕后制作对她来说快乐与成就感来自哪里?

  谈导演中心制,秦海璐说“并不是因为说他是我先生,而是我知道他是一个执着的人,他是一个有标准但不固执的人。”

  “因为我跟很多新导演合作过,也做过导演,我知道当一个导演有想法不能被实现的时候,是一件非常伤心的一个事情。但是他的想法如果能够被实现的时候,那是一个非常幸福的时刻。”

  谈抗战神剧争议,王新军说“雷剧”的出现是一个行业的惯性问题,而随着思想认知与创作手法逐渐统一,抗战题材的创作会逐渐回到创作规律上去。

  夫妻档合作出精品 小人物讲述大命运

  新浪娱乐:这是两位首次一同主演,执导和制作作品,夫妻档合作感受如何?

  秦海璐:合作的感受是亏大了,这个戏是导演中心制,不是制片中心制。制片部门全部都是满足导演的要求,但是后来没有想到说导演并没有在景区里面选择,菲尼克斯之光而是去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所以我觉得是亏人,亏钱,亏精神。

  王新军:好在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

  秦海璐:非常感谢这些兄弟,上千名兄弟在去年这个时候最冷的时候在山西,非常艰苦的一段日子,但是也结下了非常深厚的友谊。 感谢大家,然后也是因为这样才会有了今天的《河山》。

  王新军:我觉得5年反正干了这么一个戏,尽心尽力了。我也跟海璐一样,特别感谢跟我们一路走过来的这些兄弟姐妹。困难艰难可能不是我们在拍一般的戏的时候可以想象的到。比如交通,群众演员,天气等等各个方面,它困难的体量都是成倍的在增长,没去过现场的人你可能想象不到。

  新浪娱乐:导演这次是第一次尝试影视制作,为什么选择抗日这个题材,选择讲述这个故事?

  王新军: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个人喜好,可能跟性格有关系。一个是军人家庭出身,本身我自己也当过兵,每一个男人的心里面可能都住着一个英雄,有情结,比较喜欢这种题材。这部戏拍完以后,将来有机会我可能会拍现代战争或者现代的军事题材。

  新浪娱乐: 在这之前参与创作了多部不同风格的战争题材作品,你说在这个过程中对历史,战争,艺术,家国情怀有自己的理解,希望《河山》重新定义抗战剧,邱璎珞那有尝试哪些表达和探索呢?

  王新军:我们是一个全景式的,像一幅徐徐展开的画卷一样。我们是在真实的时间段里边,从1936年到然后到1940年10月份的这一段时间里面的发生的故事。真实的历史事件也是发生在这个时间段里边,中条山抗日根据地本身在历史上也是存在的。

  这部戏是以人物为主,不是以情节为主。以前的好多戏是以情节为主,怎么样节奏快,怎么样有情节。我们以人物为主,人物决定了他的命运。卫大河他就像一根线一样,他把这些人物都给穿起来了,是随着它的人物命运不断的变化和更迭。

  在这样的一个时期,它就会碰到这样的一群人,或者碰到一个这样的事件,这些人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又会展开他自己个性当中的一些问题,就会让你觉得这是比较接地气的一部戏。我们是在讲人,实际上战争是在后背景,其实是在讲那个阶段当中的人的命运和生存状态。

  新人导演压力大 打了五年遭遇战

  新浪娱乐:这部剧筹备了五年,海璐作为监制可以介绍下这5年的时间轴是怎样的?

  秦海璐:漫长。(笑)其实开玩笑,我觉得一部好的作品,5年的时间是必然的,而且是很正常的时间,它其实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去推敲。

  这5年里边我一步一步的看着他,从有一个想法,到找人去把它落实成一个剧本到推翻剧本,到自己去修改,带着人去实地考察。然后再去找人写剧本,自己改剧本,勘景,组建剧组。包括说资金的吸纳,包括到后期的播出,我觉得就像他说的那句话一样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遭遇战。

  它是从一个想法,但是你会发现说每一个想法每一步的落地的时候,其实都会让你措手不及。好像运气是一直在光顾着你,然后迫使着你要抓住这样的一个机会去做这样的一个事情,然后就在最短的时间里边倾注全力然后去把这个事情做完,让大家伙都满意,每一个步骤都是这个样子。

  所以是不断地解决新的问题,不断的在遭遇。本来想好了是一场攻坚战的结果,弄成了遭遇战。但是目前来讲,就是说我们现在社会声量上大家的反馈,我觉得我们这场战役打的是漂亮的。

  无论是从上宣的口径,观众的反应,收视率,大家确实是有了一些“入眼入心入坑”像这样的一些评价,我觉得这些字眼其实真正能够拿出来说的时候,确实它应该是动人的。

  新浪娱乐。 :之前也有作为出品人,制片人创作影视作品,做幕后的享受和快乐对你是哪些?

  秦海璐:其实它更多的是一个参与感,雕花的马鞍简谱人肯定会有很多种能量。

  对于我来讲做幕后这件事情,可能它是一个经验的分享。你说成就我成就不了任何人的,比如说你今天想当导演说你来拍《河山》,我能成就你吗?你拍的了吗你拍不了。

  光有我没有用的,所以每个人我觉得他拍他只能成就他自己。他如果有成就是他的,我也成就不了他的,我只能成就我自己。

  王新军:我们相互成就一下嘛。

  秦海璐:所以它只是一个经验分享。其实我合作的导演,他们都非常优秀,无论是青年导演,新导演,还是说比较知名的导演,我觉得跟他们一起探讨除了表演以外的问题,也是我的人生乐趣。

  我觉得其实也是经验的搜集,一个积累过程,也是一个分享过程,非常有趣的一个过程。

  新浪娱乐:作为新人导演遇到过哪些困难?

  秦海璐:最大的困难就是我吧。

  王新军:困难肯定是有的,因为你要去做事情,而且拍这样的一部戏,用我一个特别好的朋友的话说就是自讨苦吃。

  为什么这样讲?因为拍戏尤其像这种题材的戏,实际上是需要真刀真枪,真金白银的往里面要洒进去,因为他接不上任何的力量。要拍现代戏或者一些其他的戏,我们生活当中得很多场景和物料可以借用的。那么你拍这种戏,我又想拍一个相对还原,无论从地形地貌,包括场景,尽量还原到真实状态的话,真的是一件特别不容易的事情。

  没有路我们要修路,没有井我们要造井。那么其实这些东西再加上时间,周期,季节,当时我也是预计不足。在我的印象当中,可能11月份,11月中旬都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我觉得还可以在抢一下戏出来。但到10月中旬的时候山西叶子已经掉光了,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草也黄了。我要拍很多夏天的戏,整个周期,天气和季节这种东西,其实对剧组影响是特别大。

  从心里上来讲,成就感是有一点,因为毕竟怎么讲,你把你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你放到了这部戏当中,你通过不同的人物形象把他体会体现出来,当演员的时候是没有那种感觉。但同时你身上所承担的责任更大。每天晚上都不睡觉,五六个月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因为所有人的行动行为方式都是要通过你非常准确和明晰地传递给他们,然后各个工种才能去工作。 大家都很辛苦,这个时候就需要你要尽心尽力,尽职尽责,然后把你的指令下达到每个部门。

  每天晚上你看完剧本,然后你再稍微歇的时候,天其实已经快亮了,然后早上6点就接着出发,基本上每天都是这个样子。但是还好,我觉得这仗打下来了。

  监制秦海璐六亲不认 希望丈夫做个幸福的导演

  新浪娱乐:你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秦海璐老师工作起来六亲不认,你眼中的监制秦海璐是怎样的?

  王新军:我觉得这回她对我的支持非常大,因为她告诉所有的人是导演中心制,导演说了算。因为这么多年她也知道我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东西,知道我的标准和要求。

  如果按照常规的打法的话,这个戏是拍不到现在这样,这是一定的。因为从预算,从周期,从时间,从人员各个方面,它有一个应该有这种题材体量的资金配比。我是完全是按照我的想法去完成了这样一个东西。虽然还有很多地方有遗憾有不足,但是基本上是完成了我的想法。

  现在想这其实是个挺吓人的事,就现在我自己想想也挺吓人的,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就是这样。

  新浪娱乐:那你怎么看在表演时的秦海璐呢?

  秦海璐:这个我说我演了,而且我是女主。知道为什么吗?省钱。我到现在我也没有拿片酬,这就是最重要的一个成本控制,当然他的也没有拿,这样才能控制成本,才实现他的想法。

  我说你实现想法没问题,就咱俩啥谁都别拿片酬,就把片酬放进去制作好了。

  新浪娱乐:导演也是第一次导戏,为什么放心这次采用导演中心制呢?

  秦海璐:我们会有意见相左的时候,但是我敢说让导演中心制,并不是因为说他是我先生,而是因为我知道他是一个很执着的人,他是一个有标准的人,但是他并不是一个很固执的人。

  当你把所有的问题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是懂得选择的。他会非常的配合你的问题,他也会去做一个选择,这个是凭我跟他生活这么多年,对他人的判断。我相信他人的品质,他不是一个跟你耍胡来,是个耍蛋的一个人,所以我敢说可以让他来去承担这个东西。

  因为我自己跟很多新导演合作过,我自己也做过导演,我觉得说当一个导演有想法不能被实现,甚至是被一些无理条件扼杀掉的时候,是一件非常伤心的事情。

  但是如果他的想法被实现的时候,它是一个非常幸福的时刻。我觉得说我们有能力让他去做一个幸福的导演,所以这个权利就交给他。

  “抗战神剧”惹争议 《河山》不再“手撕鬼子”

  新浪娱乐:关于战争题材中“神剧”的问题,你怎么看?

  王新军:我觉得不能叫拨乱反正,这可能是一种题材走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必然出现的现象。前一个阶段我们大家都在快节奏的生活,希望能够引爆眼球,很快的能够吸引到制片方也好,投资方也好。

  从创作的方法上,我们产生了相对的偏颇和急躁的状态,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一个问题出现。如果说我们大家都在去写人,每个人他一个故事就是一本书。你可以根据这个人,你可以往下去写东西,资源是无穷尽,他是一个生活的源泉,是脑子里边想出来的东西。

  我们回到以前,我们最初尊重我们行业原始的创作规律上来,它就不会出来出太大的问题。

  新浪娱乐:刚刚海璐老师说希望您做一个幸福的导演,我觉得特别感动。

  王新军:我当然很幸福,我可以为所欲为,对吧?这句话里面它既有理解也有支持和信任。对我的,对这个行业的,对我这个人的信任,也对这部戏的信任,对团队的信任,我觉得这个东西无论说将来你去跟谁去,不管她作为监制或者制片人或者演员,或者和其他的团队去合作,还是说我跟其他的公司和团队去合作的时候,实际上如果我们之间如果拥有了这样的一种东西的时候,就是信任,这是最幸福的事情,异界召唤之全面战争对双方都是很幸福的事情。

  秦海璐:对于这件事情来讲,他是有这样的一个资本,因为没有一个资方会说是因为谁是艺术监制来投钱,一定是因为谁是导演才投的。所以其实等于是说,因为知道了导演是谁,因为看到了剧本是什么,他们才会来投资,所以我为什么不让他说了算。

  新浪娱乐:刚刚来的时候有看到在讨论收视率,做制作和做演员相比关心的事情会更多一点?

  王新军:现在是的,其实我之前的时候还不知道,我不太跟去做宣传,比方说你也看不到我的微博,或者说什么粉丝价值,都没有,我觉得我这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系。

  那么现在因为那时候是做演员的,可能你可以有个性,但是你今天做了导演,那么导演就承担了责任,它不光是说我把这个片子拍完了,你实时的收视率,也是我们经验的一个积累的过程。有一个今天这是我们自己家有这样的一个投资份额在里边,如果你拿到的是别人的钱,你去再跟别的合作方去合作的时候,你不要为你这部片子的艺术的成绩去负责任吗,你肯定是要负责任的。说支持率,收视率有问题,问题出在哪里了。是我本人的问题还是剧本的问题,还是说整个气候的问题。

  观众喜欢看的是你看的是什么东西,哪个点高,这个点演的是什么。它是一个业务,他跟演员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演戏演完了然后你又去接下一部戏,或者说你可以去过你自己的生活。这个不行,你必须要对所有的人负责。虽然你有成就感,同时你的责任感就更大,雕花的马鞍简谱说你身上所担的担子就更多了。

  它是成正比的,我今天早上还跟海璐说以前看电视就傻不愣登的,只看电视。现在这个点的收视率上去了就会想回头去看看,这个点演的是什么。

  (文/林深 视频/陈植)



上一篇:刘芮麟被曝和女粉丝私联内容劲爆 称与代斯分手
下一篇:王凯帮董子健回应“我不配”:我们是F3啊